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视剧频道  »  韩国电视剧  »  又是吴海英(国语)
又是吴海英(国语)

又是吴海英(国语)

主演:
文晸赫  徐玄振  全慧彬  金基石  艺智苑  
导演:
宋贤旭  
类型:
韩国电视剧
地区:
韩国
年份:
2017年

迅雷种子下载地址(复制地址到迅雷又是吴海英(国语)下载新建任务即可)

电视剧又是吴海英(国语)剧情介绍

该剧讲述同名的两个女人和一个可以看见未来的男人的错综复杂故事。《又是吴海英》(朝鲜语:또 오해영,英语:Another Oh Hae-young)为韩国tvN于2016年5月2日起播出的月火连续剧,由《不要恋爱要结婚》、《Super Daddy烈》的宋贤旭导演执导,《Old Miss Diary》、《住在清潭洞》的朴惠英编剧执笔。 讲述的是因同名同姓的人生赢家吴海英而备受困扰的普通女人吴海英,与能预知未来的男人朴道京之间的恋情,因同名而生的麻烦加上预知未来的超能力元素,十分独特。男主朴道京在剧中是外貌与事业都很完美的韩国电影界顶级的音效导演,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唯一让他不上心的就是女人,但在某天突然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后,与女主吴海英产生了交集,陷入了不可预测的爱情中。 5月25日,tvN根据一路高涨的收视率,确定延长两集,全剧改为18集。幸福,建立在沙子上的结果,得到的,大多是最后的倾塌。有时爱情,因为虚情假意而形同流沙,有时爱情,因为生离死别而形同流沙。虽然,确认了心意,爱得无法自拔,但是,时不时,即将死亡的画面,还是一波波袭向独...
该剧讲述同名的两个女人和一个可以看见未来的男人的错综复杂故事。《又是吴海英》(朝鲜语:또 오해영,英语:Another Oh Hae-young)为韩国tvN于2016年5月2日起播出的月火连续剧,由《不要恋爱要结婚》、《Super Daddy烈》的宋贤旭导演执导,《Old Miss Diary》、《住在清潭洞》的朴惠英编剧执笔。
讲述的是因同名同姓的“人生赢家”吴海英而备受困扰的普通女人吴海英,与能预知未来的男人朴道京之间的恋情,因同名而生的麻烦加上预知未来的超能力元素,十分独特。男主朴道京在剧中是外貌与事业都很完美的韩国电影界顶级的音效导演,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唯一让他不上心的就是女人,但在某天突然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后,与女主吴海英产生了交集,陷入了不可预测的爱情中。
5月25日,tvN根据一路高涨的收视率,确定延长两集,全剧改为18集。幸福,建立在沙子上的结果,得到的,大多是最后的倾塌。
有时爱情,因为虚情假意而形同流沙,有时爱情,因为生离死别而形同流沙。
虽然,确认了心意,爱得无法自拔,但是,时不时,即将死亡的画面,还是一波波袭向独自承受的道京。因为预见的结局,而无法给爱人一个痛快的终身承诺,一辈子,变成了一刹那。下一刻,都不知道自己会是怎样的情形。
随着6月的来临,预言,似乎已逼近大限,每分每秒都格外珍贵,所以,总是刚分别,就想着再相见。
该怎样去与爱人道别,也许是时候开始思考了。
是什么也不说,只呈现给她一具横躺在地的冰冷身体,还是给她讲一段会让她认为是天方夜谭的故事?哪样,可以让她减轻痛苦?
初听预见的故事,隔壁女人,不出意外地觉得,这是个传说,然而,当下,她还是选择尽量相信,相爱的人,总有用情至深的道理,任何一方,都是对方最为匹配的对象,道京的故事,如果倾听者是个世故角色,一定觉得是臆想,而偏偏,隔壁女人,是感性的接收器,事后的某天,就靠自己的悟性和回忆,笃信了那个故事就是真相。
于是,一个人的恐惧,变成两个人的安心,只要一起过就好,她并不要求,他无法许下的永远。
牵着手,不再抱怨,也不再怀疑,他的所有话,她都能够理解地更透彻,如果,他动辄提及生死,那一定是死亡已迫在眉睫;如果,他不提永远,那么一定是他力不从心。


重生的伤害
李歌手曾在节目里教导隔壁女人用重生来解除痛苦,转眼,就给自己在房梁上挂了根绳子自寻短见。别人眼中的知心大哥,替人解决情感问题的专家,实际上,有时,建议,只是纸上谈兵。自认感性占优势的他,总觉得重生这个方法百试百灵。推荐给所有的人来用,也不管,他们是否适用。结果,重生,用在了自己身上,也失了效,然后,就决定,不再重生,而是直接去转世投胎。
隔壁女人的痛苦,在于对爱人的依恋以及不可得,所以,重生,谈何容易?那意味着要抛弃过去的一切,好的,不好的,如果,一段感情,可以轻易清空,那么,大多不是真爱,或是被对方的薄情伤得太厉害,解脱起来,也更加狠得下心,因为,如若并非真爱,回忆能轻易忘却,感情能轻易冷却,重生轻而易举;而如果是被对方的薄情伤得太厉害,错误的,丑陋的,鄙夷的,那样的感情,不值得留恋,需要彻底地完整地依靠重生,来清除污秽。
而如果双方,真正深爱过彼此,重生一次,等于小死一回,人本身,会心力交瘁。
这个时候,所谓重生的大道理,也许不及,当下,一个好心人紧紧抱住他的双腿阻止他轻生,来得实际。

与花说话
第二次吴妈要求吃饭,是在确认了一些事情以后,比如,是彼此相爱,还是一厢情愿,比如,这个男人,是否值得将女儿托付,比如,强迫女儿离开他,会有的后果。
一个30年来总是给姐姐买一种瓜的男人,对待自己的爱人,是否也会几十年如一日一心一意?道理似乎是相通的。所以,值得托付。
6月,可以,假分手,或是外出回避,但是,他选择不躲不避;泰振喝醉跳天桥,把他硬是拽出了鬼门关,而预见里,分明肇事的人就是泰振,如果他消失,道京的死亡似乎也可以避免,然而,道京还是选择给了对方一条生路,毕竟,泰振,也是受害者。所以,值得托付。
办公室里对着此生完全属于自己而不是误送的花,延迟着它的枯萎,小心呵护,轻声说话,说的对象是花,寄托的情感却是爱人,成天轻声蹑脚,白天黑夜,为了见他,神出鬼没,完全沉浸,十头牛怕是也再也拉不回来,女大不中留,恐怕拘禁了身体也拴不住她的心。不如,将她托付。
就成全了他们吧,幸福到满足,幸福到颤抖,可遇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