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视剧频道  »  国外电视剧  »  泰剧勇士
泰剧勇士

泰剧勇士

主演:
first  
导演:
内详  
类型:
国外电视剧
地区:
海外
年份:
2015年

迅雷种子下载地址(复制地址到迅雷泰剧勇士下载新建任务即可)

电视剧泰剧勇士剧情介绍

泰剧勇士  片名为勇士。何为勇士?或曰:知不可为而为之。麦尔维尔的《白鲸》作为勇士精神的象征,像一条红线贯穿整部影片。本片开端老父亲车中播放着有声书,正讲到亚哈船长拎着大锤,把一枚西班牙金币钉在船头当做奖赏,引诱水手们捕杀白鲸,设立极高奖金的自由搏击大赛与之庶几相似。  打拳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与《斗士》中的两兄弟一样,布兰登与汤米也都自幼具有搏击天分,如今一个是物理教师一个是海军陆战队的逃兵。两兄弟都寡言,是更愿用嘴之外的部位说话的那一群。卡夫卡说:您不知道,沉默包含了多少力量。咄咄逼人的进攻只是一种假象,一种诡计,人们常常用它在自己和世界面前遮掩弱点。真正持久的力量存在于忍受中。只有软骨头才急躁粗暴。他通常因此而丧失了人的尊严。哥哥布兰登便有着忍受的力量,导演在他亮相的头一个镜头就把此人定格在画板上:阳光下的庭院,一个大男人顶着古怪的花布帽子和一张被小女儿用油彩涂得面目全非却乐在其中的脸他可以为家人舍弃形象、面子、身体、everything。    两人目标都是巨额奖金。哥哥急需钱还房贷,弟弟想把奖金赠给挚友遗孀,完成心灵救赎他是孤家寡人一个,战友有妻有子,他可能觉得战友更该活下来...
泰剧勇士  片名为“勇士”。何为勇士?或曰:知不可为而为之。麦尔维尔的《白鲸》作为勇士精神的象征,像一条红线贯穿整部影片。本片开端老父亲车中播放着有声书,正讲到亚哈船长拎着大锤,把一枚西班牙金币钉在船头当做奖赏,引诱水手们捕杀白鲸,设立极高奖金的自由搏击大赛与之庶几相似。 
  “打拳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与《斗士》中的两兄弟一样,布兰登与汤米也都自幼具有搏击天分,如今一个是物理教师一个是海军陆战队的逃兵。两兄弟都寡言,是更愿用嘴之外的部位说话的那一群。卡夫卡说:“您不知道,沉默包含了多少力量。咄咄逼人的进攻只是一种假象,一种诡计,人们常常用它在自己和世界面前遮掩弱点。真正持久的力量存在于忍受中。只有软骨头才急躁粗暴。他通常因此而丧失了人的尊严。”哥哥布兰登便有着“忍受的力量”,导演在他亮相的头一个镜头就把此人定格在画板上:阳光下的庭院,一个大男人顶着古怪的花布帽子和一张被小女儿用油彩涂得面目全非却乐在其中的脸——他可以为家人舍弃形象、面子、身体、everything。 
   
  两人目标都是巨额奖金。哥哥急需钱还房贷,弟弟想把奖金赠给挚友遗孀,完成心灵救赎——他是孤家寡人一个,战友有妻有子,他可能觉得战友更该活下来,而自己是该死的一个,起码一起死掉。在锦标赛中,两兄弟的晋级过程一快一慢,节奏张弛像上佳乐曲(暂且不论这样两个人击败全世界高手是否合理)。汤米总是毕其功于一击,闪电般放翻对手,像一剑封喉的西门吹雪、一点红;布兰登则次次以意志力苦苦捱打,次次勉强过关,这样倒更赢得敬佩与倾心——“人们被亚哈平凡下面的不凡征服了”。   汤米是为了原谅父亲而来的,事实上故事开头他几乎已经原谅了父亲,他坐在父亲家门口等他回家,微笑着和父亲打招呼,手里拿着一瓶酒,就像一切都已过去,就像只是来和一个多年前的老朋友叙旧。但是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发现那个当年靠拳头吃饭、酗酒、家暴的父亲已经衰老了,“已不是对手”,他开始去教堂,而且还戒了酒。 
  汤米无法再原谅父亲了,他突然变得愤怒、暴躁,身上竖起了刺。为什么?因为他看到父亲在请求上帝的原谅,而不是他的、他母亲的。他说:“你找到了上帝?很好。妈妈成天向上帝祈祷,上帝不理她,他是一直在忙着原谅醉鬼吧?”父亲现在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万恶的醉鬼了,他试图通过戒酒来改变生活、来赎罪,仿佛他的罪恶可以用把自己改造成一个不酗酒的人来洗脱一样。一个10年前杀了你全家的人如今站在你面前对你说“我现在是一个慈善家,我做了那么多好事,社会都要嘉奖我了,你为什么还不能原谅我呢?”你会怎么样? 
  更甚的是,父亲成天听着《白鲸》的录音带,他已经找到了新的麻醉品。《白鲸》鼓励他积极地面对余下的生命,就好像他那自毁、毁人的前半生只是遇到了一个“挫折”、只是被该死的酒精“打倒”了一样,只要他努力戒酒、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他甚至可以做一个抗击灰暗人生的勇士。父亲自己给自己建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像他这样的混蛋也可以通过信上帝、向上帝祷告来赎罪,靠“改过自新”、积极地生活就能忘掉自己的罪恶、告别那个被自己毁掉的可悲人生,去过一种有希望的生活。 
  父亲一直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努力”来弥补一切、修好一起,改变那些已经发生的。他不知道他已经错过了,汤米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大醉,现在他却要“努力”了,这样的“努力”只是在徒增他的可恶,因为他在“求原谅”,因为他相信自己可以被原谅。这就是人,只知道满足自己的欲望,犯了罪就只会想我要怎么去赎罪,从不想想别人是否能够容忍你那恶心人的改过自新。